球探篮球比分老版本: 第十章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錄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莫言與李一斗走在驢街上。

    驢街上果然鋪著古老的青石板,夜里的雨把石板沖涮得很干凈,有一股清冷的腥氣從石板縫里冒上來。莫言想起了李一斗的小說,便問:

    “這街上果真有一匹神出鬼沒的小黑驢?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那是傳說,其實誰也沒見過?!?br />
    莫言道:

    “這條街上徜徉著無數驢魂?!?br />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這倒不假。這條街少說也有二百年了,殺過的驢無法計數?!?br />
    莫言問:

    “現在每天能殺幾頭驢?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少說也有二十頭吧!”

    莫言問:

    “哪有這么多驢?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支起殺驢鋪,還愁沒驢殺?”

    莫言問:

    “殺這么多驢,能賣掉嗎?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有時還不夠賣哩?!?br />
    正說著,有一個農民模樣的人牽著兩頭肥胖的黑驢迎面走來。莫言走上去,問:

    “老鄉,賣驢?”

    那牽驢人冷冷地瞅莫言一眼,一聲不吭,拉著驢,虎虎地過去了。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要不要看殺驢?”
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看,當然要看?!?br />
    他們折回頭,跟著牽驢人往前走。走到孫記驢肉鋪前,牽驢人在鋪外大叫:

    “掌柜的,來驢了?!?br />
    一個禿頭的中年人從鋪子里跑出來,說:

    “老金,怎么才來?”

    老金說:

    “過渡口時耽誤了?!?br />
    禿頭打開鋪子旁邊一道柵欄門,說:

    “牽進去吧!”

    李一斗上前,說:

    “老孫?!?br />
    禿頭怔了怔,說:

    “哎喲,兄弟,大清早出來遛彎兒?”

    李一斗指指莫言,說:

    “這是北京來的大作家,莫言莫老師,寫電影《紅高粱》的?!?br />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一斗,行啦?!?br />
    禿頭看看莫言,說:

    “紅高粱?知道知道,釀酒用的好材料嘛!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莫老師想看看你如何殺驢?!?br />
    禿頭為難地說: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……血沫橫飛的,別把晦氣弄了您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你別支吾了,莫老師是市委胡書記請來的客人,給咱酒國寫文章的?!?br />
    禿頭說:

    “噢,是記者呀!看吧看吧,給俺這小鋪子揚揚名?!?br />
    莫言和李一斗隨著驢走到后院。禿頭圍著兩頭黑驢轉圈。兩頭驢好像怕他,轉著圈躲避。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這家伙,是驢閻王?!?br />
    禿頭說:

    “老金,今日拉來的貨色不怎么樣??!”

    老金說:

    “嫩口,黑皮,豆餅催的膘,你還要什么貨?”

    禿頭說:

    “怎么說呢?這兩頭驢都喂了激素,肉味不行吶!”

    老金說:

    “我他媽的到哪兒去弄激素?你說個痛快話,要不要?不要我就拉走,滿大街都是殺驢鋪子呢!”

    禿頭說:

    “老哥,別性急嘛!多少年的老朋友啦,你就是牽來兩匹紙糊的叫驢,我也得買下來燒給灶神爺?!?br />
    老金伸出手,說:

    “給個價吧!”

    禿頭也伸出一只手。兩只手握在一起,用袖管蓋住。

    莫言有些奇怪。李一斗小聲說:

    “這是規矩,買賣牲口,從來都是摸指頭講價錢?!?br />
    禿頭和賣驢人的臉上都有豐富的表情,好像兩個表演啞劇的演員。

    莫言觀察著他們的臉,感到很有趣。

    禿頭一抖胳膊大聲說: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數了,到了頂啦,一個子也不能加了!”

    賣驢人也抖抖胳膊,說:

    “這個數!”

    禿頭人掙出手,說:

    “我說了,一個子也不加了,不賣你就牽走!”

    賣驢人嘆了一口氣,大聲說:

    “孫禿子呀孫禿子,下了陰曹地府,讓野驢啃死你個雜種!”

    禿頭反相譏:

    “先啃死的是你這個驢販子!”

    賣驢人把驢韁繩解下來。買賣做成了。

    禿頭喊:“嫚她娘,給金大爺倒碗酒來?!?br />
    一個渾身油膩的中年婦女端著一大白碗酒出來,遞給賣驢的老金。

    老金接了酒碗,不喝,看著那女人,說:

    “嫂子,今日可是兩頭黑叫驢,那兩根花花驢屌夠你咬會兒了?!?br />
    女人啐了他一口,說:

    “有多少那玩意兒也輪不到我咬,你屋里那個人就好那一口呢!”

    老金哈哈大笑著,咕嘟嘟把酒喝了。喝完酒,把碗遞還婦人,將驢韁繩往腰里一纏,大聲喊:

    “禿子,過半晌我來取錢?!?br />
    禿頭說:

    “去忙你的吧,別忘了買根‘錢肉’去孝敬崔寡婦?!?br />
    “人家早就有了主了,輪不到我老金孝敬了?!彼底?,大步走進店堂,從柜上穿過,走上驢街。

    禿頭緊手緊腳地拾掇家什,準備殺驢。他對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兄弟,您和記者靠邊站,別濺了身上污穢?!?br />
    莫言看到,那兩頭解了韁繩的毛驢竟老老實實地擠在墻角,不跑,不叫,只把身體顫抖。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無論多兇的驢,見了他就只剩下顫抖的份兒了?!?br />
    禿頭提著一柄血跡斑斑的橡木槌走到驢腚后,掄起來,在驢蹄與驢腿的結合部敲了一下,那頭驢便一屁股坐在地上。他揮動木槌,又在驢的額頭上敲了一下,那頭驢便徹底放平了,四條腿挺得筆直,像四根棍子一樣。另一頭驢依然不跑,只把一顆驢頭死勁抵在墻上,仿佛要穿墻出去一樣。

    禿頭拖過一只鐵盆,放在倒地驢的頸下,然后持一把虎口長的小刀,挑斷了驢頸上的血管子,紫紅色的血噴到盆里看完了殺驢,莫言跟李一斗走上驢街。莫言說:

    “夠殘酷的?!?br />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比之過去,這已經是超級溫柔了?!?br />
    莫言問:

    “過去還能怎樣?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清末這驢街上有一家驢肉館,烹炒的驢肉最香,他們的方法是:在地上挖一個長方形的坑,上邊蓋一塊厚木板,木板的四角上各有一圓洞,把驢子的四條腿下到圓洞里,驢子就無法掙脫。然后用滾水澆驢,刮盡驢毛。食客們要吃驢身上哪塊肉可隨意選,選定后即下刀割取。有時把驢肉賣光了,驢還在茍延殘喘。你說殘酷不殘酷?”

    莫言咋舌道:

    “是夠殘酷了?!?br />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前不久薛記驢肉館恢復了這種驢的酷刑,一時顧客盈門,市政府出面禁止了?!?br />
    莫言道:

    “禁得好!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其實,那樣做,驢肉并不好吃?!?br />
    莫言道:

    “你岳母說動物臨死前的恐懼心情會影響肉的質量——這是你在小說里寫過的?!?br />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老師的記性真好!”
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我吃過‘紅燒活魚’,那魚的身體熱氣騰騰澆著鹵汁,嘴巴還在一張一合地動,好像說話一樣?!?br />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這種虐食的例子很多——我岳母是這方面的專家?!?br />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你的小說中的岳父母與實際生活中的岳父母有多大差別?”

    李一斗紅著臉說:

    “天壤之別?!?br />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老弟膽子夠大的,萬一你的小說發表了,你夫人和你岳父母非把你紅燒了不可!”

    李一斗道:

    “只要小說能發表,我甘愿被他們紅燒,清蒸也行,油炸也行?!?br />
    莫言道:

    “那不值的?!?br />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值的?!?br />
    莫言道:

    “今晚上我們好好談談吧,你能行,你的才華絕對超過我?!?br />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老師過獎了?!?br />
    午宴在一尺酒店舉行。

    莫言坐貴賓席。市委胡書記坐東道席。陪宴者七八人,都是市里的重要干部。余一尺和李一斗也陪宴。余一尺經多見廣,很瀟灑,李一斗則手腳無所措,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胡書記年紀約有三十五歲,國字臉,大眼睛,留背頭,油光滿面,儀表堂堂。言談不俗,且透著一股威嚴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胡書記還有幾桌客人要陪,起身離席。宣傳部金副部長把盞勸酒。半個小時后,莫言就頭暈眼花,嘴唇發了硬。
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金副部長……想不到您是個這么優秀的人……我還以為您真是個……吃小孩的惡魔呢……”

    李一斗滿面汗水,慌忙打斷了這個話頭,高聲說:

    “我們金部長吹拉彈唱樣樣通,尤其是那一口包公,銅聲銅氣,不讓裘盛戎!”
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金部長,來一段……”

    金副部長說:

    “獻丑了!”

    他站起來,清清嗓子,石破天驚,起伏跌宕,把那一大段不畏強權、反腐倡廉的戲文唱下來,臉不紅,氣不喘,雙手抱拳,說:

    “見笑了!”

    莫言高聲喝彩。

    金副部長說:

    “請教莫老師,為什么要往酒里攙尿?”

    莫言紅著臉說:

    “小說家言,何必認真?”

    金副部長說:

    “我敬三杯,請莫老師唱一段‘妹妹大膽向前走’?!?br />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酒也不能喝了,歌也不會唱?!?br />
    金副部長說:

    “男子漢大丈夫,對酒當歌,來來來,我先喝!”

    金副部長把三個酒杯緊湊著放在面前,依次倒滿,然后低頭長吸,抬頭時,用嘴巴把三個杯子叼起來,再把頭往后仰,讓杯子底朝天,最后,低頭把杯子放下。

    一位陪酒的干部說:

    “好!‘梅花三弄’!”

    李一斗說:

    “莫老師,這是金部長的絕活!”
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精彩!”

    金副部長說:

    “莫作家,請吧!”

    三只杯子擺在莫言面前,倒滿了酒。

    莫言說:

    “我可不會什么‘梅花三弄’?!?br />
    金副部長寬容地說:

    “一杯一杯喝也行,別難為莫老師?!?br />
    莫言喝干了三杯酒,頭暈得很厲害。

    眾人催莫言唱歌。

    莫言感到嘴極不方便,嘴唇和舌頭互相牽扯。

    金副部長說:

    “莫作家,只要你唱一段,我喝個‘潛水艇’給你看?!?br />
    莫言便鬼腔鬼調地唱起來: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,往前走,莫回頭哇……沒唱完就把酒噴出來了。

    眾人一齊叫好。

    金副部長說:

    “好,我喝個‘潛水艇’?!?br />
    他先倒了一大杯啤酒,又倒了一小杯白酒,然后把那杯白酒沉入啤酒杯中,最后,他端起啤酒杯,把啤酒和白酒全喝干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女人大聲說笑著走進餐廳:

    “哈哈,作家呢?讓我敬他三碗!”

    李一斗在莫言身旁低聲說:

    “王副市長,海量!”

    莫言看到,那迎面走來的王副市長四方大臉,又白又嫩,雙眼流波,宛若秋水,衣裙翩翩,恍若人物漢唐時。

    莫言想站起來表示禮貌,卻不由自主地鉆到桌子底下去了。他在桌子底下聽到王副市長響亮地說:

    “怎么了大作家?躲起來了?躲起來也不行,把他拉出來,喝,不喝就捏著鼻子給我灌!”

    兩只強有力的胳膊把他從桌子底下拖出來,他看到王副市長用那只像粉藕一樣的玉手,端起一個盛滿酒漿的粗瓷大碗,遞到他的面前,雄赳赳地說:

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莫言不由自主地張開了大嘴,讓那仙人一樣的王副市長把那一大碗酒灌下去,他聽著酒水沿著自己的喉嚨往下流淌時發出的聲音,嗅著從王副市長胳膊上散出來的肉香,心中突然地充滿了感激之情,眼淚止不住地流出來。

    “作家,怎么啦?”王副市長用溫柔的目光盯著他問。

    他克制著沖動的心情,嗓子發著顫說:

    “我好像在戀愛!”

    1989年9月——1992年2月創作于北京——高密1999年11月修改于北京
{ganrao} 5分快3合法吗 广东体彩36选7免费预测 线上赌博判刑 东方6+1app 3d胆拖投注表价格表 生肖牛幸运数字是多少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下 大智慧股票软件手机版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10分平台 最好的免费股票分析软件 极速快三人工计划 新快赢481稳赚不赔方案 河南22选5基本走势图 打彩票的技巧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分布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