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m篮球比分网即时繁体比分直播: 第十章

[ 上一章 ]  [回目錄]  [ 下一章 ]
    他們在被北風吹得嘎嘎作響的電話亭里給表弟家打了一個電話,表弟家的人說表弟正在派出所值班。徒弟高興地說:

    "好極了師傅,知道我為什么不愿帶您去找他?您不知道他那個老婆有多么勢利,我這樣的窮親戚到了他家,她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,狗眼看人低的東西,真讓人受不了,咱們人窮志不窮,您說對不對?"

    他感動地說:

    "小胡,師傅讓你犯難了。"

    "但我表弟還是挺不錯的,就是有點怕婆子,"小胡像唱歌似地說,"怕婆子,騎騾子??!"

    他們在一家商店里買了兩條中華牌香煙,他急著往外掏錢,徒弟把他撥到一邊,說:

    "師傅,算了吧,您的錢肯定不夠的。"

    徒弟付了錢,昂貴的煙價讓他的心一陣陣揪痛,但他還是咬著牙說:

    "小胡,這個算我的。"

    "您就先別管這事了!"

    他們進了派出所。他下意識地扯著徒弟的衣角,身上冷得打戰,手心里卻全是汗水。值班的兩個民警中有一個正是徒弟的表弟。那是個細瞇著小眼、脖子很長的青年人。他拿著筆,一邊聽著他們的訴說,一邊往本子寫著字。

    "就這事?"表弟用筆尖鎖著本子,有些厭煩地問。

    "就這事"

    "想象力很豐富嘛,"表弟斜眼看著他,冷冷地說,"發了大財了吧?"

    他張口結舌,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"表弟,勞您大駕去幫丁師傅處理處理吧如果那兩個人吃的是安眠藥,沒準還能救過來"徒弟將裝了兩條中華牌香煙的塑料袋放在表弟面前,滿面堆笑地說,"丁師傅是我的恩師,省級勞模,跟于副省長合過影的,臨近退休了遭遇下崗,萬般無奈才想了這么個飯轍"

    "如果他們吃的是耗子藥呢?"表弟看看手表,站起來,對正在墻角玩電腦的民警說:"小孫,我去人工湖那邊處理個自殺案件,你一個人在這里盯著吧!"

    表弟去了一趟廁所,收拾了隨身所帶物品,從車庫里推出一輛三輪摩托,載上他與徒弟,開出了派出所院子。

    正是晚飯時刻,感覺卻像深夜??贍蓯翹炱淶腦倒?,寬廣的大路上車輛稀少。摩托車亮著警燈,鳴著警笛,在大街上像箭一般飛馳。他雙手緊緊地抓住車斗上冰涼的把手,心臟仿佛提到了嗓子眼里,張口就能吐出來。

    摩托很快出了城,道路的質量下降,但表弟好像要向他們炫耀車技似的,一點也不減車速,于是摩托車就成了一匹發瘋的馬駒。他的身體在車斗里不由自主地上竄下跳,尾骨被賺得針扎般疼痛。

    摩托拐上了人工湖邊的水泥路,不得不減緩了速度,因為這條路上有許多凹下去的窟窿和凸起的瘤子。表弟大幅度地扭動著車把,也難以免除摩托的顛簸,有一次差了點就要翻個三輪朝天,把發動機都憋死了。表弟大聲罵著:

    "他娘的,腐敗路,剛修了不到一年,就成了這操行!"

    他和徒弟下了車,跟在后邊,幫表弟推著摩托繞來拐去地緩慢前行。到了墓地邊緣,他們不得不把車停了下來。四周黑暗如漆,車前的大燈射出的光柱照亮了墓地和樹林。表弟冷冷地問:

    "在哪里?"

    他想回答,但舌頭僵直,發出的是一串嗚嚕。徒弟抬起手往墓地里指了指,說:

    "在那里。"

    通往墓地的小路在車燈照耀下清晰可見,但三輪摩托顯然是開不進去。表弟熄了摩托的火,從背包里摸出一只裝三節二號電池的手電筒,撳亮,照著林間的灰白小路,厭煩地說:

    "走吧,前邊帶路!"

    他踴躍地走到前面,下意識里想討好表弟。他聽到徒弟在身后說:

    "表弟這車"

    "怎么啦?怕人偷走?"表弟冷笑著說,"這么冷的天,只有傻X才出來!"

    表弟的手電光芒忽而射向林梢,忽而射向墳墓,弄得他腳步踉蹌,猶如一匹眼色不濟的老馬。小路在墳墓間繞來繞去,路上厚厚的枯葉在他們腳下嚓嚓作響。東北風已經停息,空氣肅殺,墓地里寧靜異常,他們腳踩落葉的聲音聽起來讓人心里發毛。有幾點冰涼的東西落在了他的臉上,像雨點又不像雨點。他看到,手電筒的光柱里,有一些銀白的顆粒輕飄飄地落下來。他有些興奮地說:

    "下雪啦!"

    表弟不滿地糾正了他:

    "不是雪,是冰雹!"

    徒弟說:

    "表弟,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呢?"

    表弟輕蔑地哼了一聲,道:

    "你們認為警察都是些傻瓜?"

    徒弟笑著說:

    "怎么敢?警察里也許有傻瓜,但表弟您決不是傻瓜,我聽姑媽說過,您五歲時就能認識二百多個字呢!"

    表弟的手電筒照到了高高的白楊樹梢,驚動了巢里的烏鴉,它們認外地大叫著,有兩匹烏鴉從巢里飛出來,在手電筒的光柱里撲楞著翅膀,一匹撞在了樹干上,一匹鉆進了旁邊的喜鵲窩里,在那里引發了一場混戰。表弟收回電光,低聲嘟噥著:

    "給你們這些鳥貨一梭子!"

    他們來到了車殼小屋前,在電光的籠罩下,小屋像一個沉睡的巨獸。被驚動了的烏鴉和喜鵲各歸其巢,林間恢復了寧靜。冰雹越來越密集,暗夜里一片窸窣之聲,仿佛有無數的春蠶在啃吃桑葉。表弟用手電照住了小屋,問:

    "在這里邊?"

    他感到徒弟在黑暗中看著自己,便慌忙回答:

    "是這里邊"

    "真他娘的會找地方!"

    表弟攥著手電筒走到門前,輕輕地踢了一腳,鐵門竟然應聲而開。電光射進了小屋,他的眼睛跟著電光移動著,就像清點財物一樣,他看到了平放在地上的那塊床板、床板上的草席、席上那卷粗糙的手紙、"墻"角上那張瘸一條腿的木桌、木桌上的兩瓶啤酒和三瓶汽水、啤酒和汽水瓶子上的灰塵、緊靠著啤酒瓶子的兩根躺著的紅蠟燭和半根立著的紅蠟燭、桌面上的骯臟蠟油、木桌下邊那個用來盛小便的紅色塑料桶、"墻"上不知是誰用粉筆畫上的淫穢圖畫。光柱在那夸張的圖畫上停了一會,然后又在室內掃了一遍。表弟轉過身,用手電照著他的臉,惱怒地問:

    "丁師傅,你什么意思???!"

    電光刺得他的眼睛睜不開,他舉起一只手遮住眼睛,結結巴巴地辯白著:

    "我沒說謊,對天發誓我沒有說謊"

    表弟陰陽怪氣地說:

    "有遛騾子的有相馬的,沒想到還有遛警察的!"

    表弟舉著手電,大踏步地往回走了。徒弟不滿地說:

    "師傅,您又幽了一默!"

    他將身體往徒弟身邊靠了靠,壓低了嗓門說:

    "小胡,我明白了,那是兩個鬼魂"

    說完了這話,他感到脊背發冷,頭皮發緊,心里卻感到輕松無比。徒弟更加不滿地說:

    "師傅,您越來越幽默了!"
{ganrao} 怎么下载内蒙快3走势图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七星彩中奖规则和奖金 彩票开奖查询p62玩法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遗漏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复式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果 贵州快3开奖走势图 走 湖南快乐十分稳赚玩法 山西11选5预测软件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完善a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真准网 管家婆一波中特已公开 玩什么游戏可以赚钱